草头丸子

坚韧,清朗,独立,给人以温暖。

【楼诚/台丽】不良02(转世AU)

明楼有转世记忆故人都慢慢出现唯独二十多年来都没见过媳妇(不是)
因为建国以来不允许童养媳(伪·真相)。

全名:昔日赚钱又顾家能污能优雅温柔好媳妇为何走上打砸抢问题少年不归路

又名:明老师用爱♂感♂化不良少年

warning:作者心理十分肮脏,一心只想污未成年阿诚。

——————————————————

于曼丽接到自己大哥电话时,正在切胡萝卜。

「什么,你不来吃饭了?哥!你刚来又要走啊?」

那边说不是不是,没要走,就是在外面有点事耽误,叫她不用等他。小姑娘嘟嘟囔囔地拿菜刀撒气,心里突然一紧,估计自家大哥是回家路上拐个弯,去收拾找她事的人了。忙撂了菜刀,抓着钥匙就往外跑:「你现在在哪?哥!我这就来找你!」

「曼丽」电话那边的人好像叹了口气,

「我在你明老师家里…」



短暂的静默。

「我才不信!叫你身边人接电话!」

「……」

「曼丽曼丽,阿诚哥真在我家呢!我你什么时候来我家玩啊?哎哎哎要不就现在吧,正好我大哥要留阿诚哥吃饭,咱们一起啊!你现在在哪我去接n…」

「闭嘴。」

那边悻悻的,于曼丽几乎能想象出这个小少爷碰壁摸鼻子的样子。可更让她疑惑的是,既然已经到明台了,看样子那几个应该都解决了。可大哥竟然说他被事情拖住了。明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了?

该不会大哥下狠手了?

可听他声音生龙活虎的,怎么也不像…

那边趁机把电话挂了。



自称是曼丽班主任的男人笑笑,他年纪不大,带着金丝眼镜,一看就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实习老师。可实习老师倒是很有教育责任心,分外关心学生的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拉着学生家长就于曼丽的学习生活展开深入讨论,表示于同学家庭特殊,情况少见,这个年龄又是青少年叛逆高发期,不能轻视,否则问题大了影响学习影响生活,要家校携手,多沟通多交流,多关心理解孩子,毕竟一切为了孩子…。

说了一大堆,阿诚听得不住点头,等他回过神时,手机号码和家庭住址都交出去了。

方便家访。

虽然成天在外打打杀杀,昼夜颠倒,可阿诚对这个妹妹的事还是分外上心。认真地听了半天,他一个没正经上过几天学的主,简直仿佛回到小时候当面聆听老师教导的日子。然而心里老是有种异样茫然的感觉。

明台以亲身经历担保,这北中的老大已经被他大哥彻底忽悠了,被卖了都还帮着数钱的那种。不过他正沉浸在原本生死仇人的黑帮老大情敌一夕变为大舅子的巨大喜悦之中,只知道乐呵呵地给人盛汤夹菜,并不知道他哥心里打的主意。

菜都摞到鼻尖了阿诚才反应过来。不是说了不留吃饭吗?“明老师我这…”

“来都来了,吃完饭再走,”关爱学生的明老师热情地招呼,“尝尝这个?”

阿诚只能接过来。谁成想这一吃,就吃到了月上梢。明家的菜做的是真好吃啊,每一样都是他爱吃的,有的甚至他以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这么爱吃。明老师又开了瓶酒,明台一心想做人家妹夫,这会得了空就可着劲地灌他大舅子。刚开始阿诚还存了一丝理智,觉得在人老师面前喝酒不大好,可对方也一直敬他,还桩桩都是道理,简直不好意思不喝。

喝到后来桌上已经没明台了,直接滑椅子上挂着。明台眼都快睁不开,嘴里倒是喊得精神:“阿诚哥!我要娶曼丽!等我过完十八岁生日!我!就!娶她!还、还有三年,不对,两年…”

然而天朝十八岁并不能领结婚证。

可是明台已经开始规划蜜月去哪玩了。浪到一半发现,没钱啊!小明想起此前因为打架被大哥没收的巨款,不禁悲从中来。他泪眼汪汪地扒着桌子去拽明楼的衣角:“大哥!我压岁钱!你说了会还我!你说了…只要…把…就、就…”后面声音慢慢低下去,睡着了。

他这话说的不清不楚,明楼倒是心虚地看了一眼身边的阿诚。幸好这位也喝茫了,平时黑亮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雾气,定定地望着前方,分外认真。他不言不语,坐的笔直,挺能唬人的,仔细一看眼神已经虚了。明楼轻轻喊他:“阿诚?”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

没过一会就倒桌上了。



明台揉揉眼,刚才谁踢的他?睁眼就见大哥站自己脸前,让自己回屋睡。他脑子钝钝的,想什么都不清楚,下意识往回走,又后知后觉大哥怀里多了个人。谁?好像是…北中老大…大哥呢?大哥…抱着他,还是公主抱,他还没这样抱过曼丽呢…哦对,他连人家衣角都没摸到…又是扛又是抱,大哥真是好手段…诶,他为什么会这样想?这样不对…还没想出个结果,他已经摸到床边,粘上枕头就睡过去了。



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暴打,施暴人一边打一边问他:“以后还敢不敢了?”自己哭爹喊娘,惨不忍睹。高潮在后面,罪名竟然是“进屋从来不敲门”。有病吧这是!…

可挨揍的感觉真是太真实了。搞得他早上坐大哥的车去上学脸色还不大好。



“阿诚哥,我晚上做了个噩梦!”经过昨晚一顿酒,明台现在跟阿诚亲得不得了,一路上没话找话。

“嗯。”阿诚点点头。

“梦见被人打!妈呀那叫一个狠,半夜活活被吓醒!”

“嗯。”阿诚点点头。

“可能喝多了都这样。”明台自己给自己下论结案。平时谁要这么爱理不理他早上去了,可对方是阿诚哥啊。一来他也打不过。二来他觉得阿诚哥好酷啊!果然不愧是北中老大!一个人挑遍全区所有中学!四方老大见了他都要绕道走!这么个狠角色现在要来他们月中了哈哈哈,还是他的大舅子哈哈哈,以后他明台就能行走天涯杀杀杀,纵横江湖横横横…


阿诚别过头看向窗外,微微皱眉。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超出他的控制,可对方有理有据,简直无从下手。还有就是他也做了一个噩梦,不过他这个梦就有点奇怪了,有点说不出口…咳,他梦见一个变态坐床头亲他…

反抗的力度都被抵消,压制得无处可逃。男人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颈侧,淫靡的水声像梦境,身体的刺痛又像现实。明明是梦却又醒不过来,被人拉着往下坠落。




他这边出神地看窗外,明台也出神地看他。阿诚哥脖子是怎么回事啊?红红的一个印子。昨天还没有。他想开口问,却下意识看了一眼大哥,这下是再也张不开嘴了,大哥怎么…

怎么笑得跟个鬼一样…

————————————————————
【明老师】对【传说中的北中老大】使用了【嘴炮技能】,获得成就【拐上床】。
下次我们重点讲讲阿诚哥哥的梦(。・ω・。)ノ♡具体细节由关心学生的明老师提供~

评论(9)
热度(88)

© 草头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