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头丸子

坚韧,清朗,独立,给人以温暖。

【楼诚/台丽】不良03(转世AU)

明楼有转世记忆故人都慢慢出现唯独二十多年来都没见过媳妇(不是)
因为建国以来不允许童养媳(伪·真相)。

全名:昔日赚钱又顾家能污能优雅温柔好媳妇为何走上打砸抢问题少年不归路

又名:明老师用爱♂感♂化不良少年

warning:作者心理十分肮脏,一心只想污未成年阿诚。

————————————————————
少年平躺在床上,睡衣被撩起来,露出柔韧的腰线。他微微不适地皱眉,好像是疼的狠了,唇间溢出微微的呻吟,这才让在腰间作乱的手停下,转而流连颈间细腻的肌肤。

燃了半夜的香静悄悄地断了。男人俯下身,湿滑的舌头贴着动脉,温柔地吮吻着,搅出淫靡的水声,从颈子到脸颊,耳后,最后满足地在隐没的后颈印下玫瑰色的印记。温热的指尖顺着背部往下滑,落到细细的腰间,不轻不重地摩挲,揉捏,少年的呼吸急促起来,却又抿紧了嘴,像是克制着不发出声音,只露出红红的耳尖,在透进的月光下分外撩人。

“阿诚…”



日月中学的转校生已经来了一星期了。这七天是流言四起,临班的隔级的还有外校的学生,想什么的都有,不过女孩子们倒是都光明正大地躲在门后叽叽喳喳,毕竟八卦总是传得最快。一时间昔日的北中老大的“罪行”一桩桩都被广为流传,上到他上次打架砍了几个人,哪几条街都归他管,和哪个道上的老大拜了兄弟认了干爹,下到他有几个女朋友,一夜睡几个。于是柔弱的学生们都担心起来,天呐这么个坏人竟然来我们学校了,我岂不是很危险,如果他把我堵在小路口抢钱/揍人/要上我怎么办,女孩子们还要多担心一条,想了想只能安慰自己,要的了我的人要不了我的心!我可是正经人家的女孩子,不会做你这种社会败类的女朋友的!

切,要的就是人,谁要你的心。于曼丽听得烦死了,特别是流言正主就坐在她身边。她曾经也是这位老大(传言中的)“女朋友”之一,然而明台一下课就跑过来喊“大舅子!”,亲热喜忱逢人便说普天同庆,想装也装不下去。阿诚是她哥哥,从孤儿院时就是,虽然她姓于他姓阿…好吧,哪有姓阿的。

老大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快放学了,终于揉揉眼爬起来。

“哥,你怎么老是睡觉?”竟然还来上课,以前不都是打不完的架吗?

“困。”总不能说每天夜里都睡不好。天天做梦被变态亲,醒来浑身疼…幸好最近事不多,要不打架都提不起精神打。

说起来最近讨债的都不见了。也是奇怪。不过反正是好事。曼丽自顾自地想着,却瞥到自家哥哥后颈一抹红。本来这个地方藏在衣服下是看不见的,可他刚才睡觉动来动去,扯开了领子,这才露出来。她神经一跳,心里有个凉凉的预想,不动声色地拉了下衬衫下摆,这下心彻底凉了,还凉,都快炸了。

哪来的吻痕啊!!!

“哥,”曼丽小妹妹整理着措辞,“你最近身体有不舒服吗?”

“后腰有点疼,可能换季着了凉。”

还有点疼!分明哪来的禽兽!下嘴咬狠成这样能不疼吗!曼丽想起刚才看到的红红的吻痕,微淤的青紫,几乎吐血,而且!最可恨的是,此人心思细密又歹毒,专挑看不见的地方咬!估计她哥到现在也没发现…

曼丽这边还在仔细回想,阿诚已经坐直了。她又听到快门声了。话说起来,前两天还都一副“我要离这个人远一点他好可怕”“会不会拿刀威胁我”,现在一下课后门就来人伸着头看,收作业能别老在一个桌前晃悠吗?来来回回走几遍才够?就差头上顶个弹幕「妈的他怎么还不来强奸我」。

难道还真有人得手了…

曼丽想了想,换了个委婉的说法:“哥,你操粉了?”

不对不对。哪有这么禽兽的小姑娘。曼丽想起那绯红的一片,和它主人的占有欲,就浑身发凉,好像一条蛇攀在她的后背。应该是个,厉害人物,她慢慢推理着,而且,盯她哥很久了,要不也不至于开荤像饿了八百年…花姐?那女人不止一次表达想养小狼狗的意愿。可哥,不喜欢和人有身体接触…那就是被迫的?但是哥打架发狠像个杀胚,谁能强迫他?非武力?那就是威胁…赌债那群人没来,哥最近也住在明家,没法下手啊…

对了!曼丽小狐狸一样的眼睛睁大了,怪不得…没来,为什么没来?肯定有人给按下了!还有明老师,一个劲地劝阿诚哥住他家,还把他转过来。倒是会关心学生,可他是哪门子的班主任?这学校就是明家的,这男人也就挂个名,人都没进过几次班。阿诚哥一到,倒是天天来的勤!明台说过,他哥当班主任是他大姐的意思,为了管着他。那这个也是他大姐的意思了!明老师啊明老师,你可真厉害!她总算知道是谁惦记她哥了!

就是,明、明……镜!

现在的富婆都喜欢小狼狗吗?明老师拉皮条也是费心,可自己的哥哥这是真做小白脸了?他什么时候乐意干这种力气活了,还这么辛苦,才几天就浑身难受…

阿诚疑惑地看着曼丽,她刚才说的他没听清,让她再说一遍也不搭理,只一张小脸上白了又白。

曼丽越想越悲愤,明家家大业大,强抢民男还不轻而易举?阿诚哥也不告诉她。她越想越气,一放学抓着书包就走。

可是被阿诚哥拽住了。

阿诚说:“你住校不要乱跑。接下来这几天我出去一趟,有事。”

曼丽张张嘴,问他:“你跟明老师说了吗?”

“跟他说干嘛?”阿诚莫名其妙。他这两天留在明家,一是因为不好驳明楼面子,二是因为明台。“你们班班长人还行。”虽然有点傻。

曼丽低着头不说话。

“行了,我走了。照顾好自己。”阿诚拍拍小姑娘的肩,“还钱的事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说完走了。

放了请他吃饭的明老师鸽子。



阿诚坐在吧台喝酒,梁萌可真会给他介绍买卖,认一送一,认了个干爹再送个女人。现在道上拉人都这么下血本吗?虽然他并不想要女人。可老天天做被变态亲的梦也不是办法。做梦被变态亲还不够,竟然被亲出快感。万一真上瘾了,哪天他兽性大发,把妹夫给睡了怎么办?还有那个年轻老师。

而另一边,明楼听到于曼丽的传话,气的把茶杯给砸了。

于曼丽也很生气,她觉得明家人都不是好人。明台好说歹说,才说清这是个误会他大姐并没有那个意思,他大姐甚至都不在家!

明楼觉得自己是不是傻,他就不该走什么怀柔路线,找了二十多年的人好不容易出现在面前,怎么还能坐下来吃饭聊天,他应该一开始就把人捆上绑去结婚!

阿诚这一走,把他仅存一些(对未成年的)良知都泯灭了。

—————————————————————
对付不良少年,感化教育并没有用。
打一顿再艹一夜就好了。

评论(7)
热度(87)

© 草头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