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头丸子

坚韧,清朗,独立,给人以温暖。

【楼诚/向哨AU】囚禁哨兵的正确方法

向哨AU,现代,哨兵明诚因为执行任务脑子出了问题(不是),家属很崩溃的故事(谁让你一开始不抓紧跟人结婚现在只能划到兄弟家属了吧科科)。


私设:精神世界的本体投影受身体状况影响,受伤会幼化,身体和心智都是。

 


Warning:(伪)未成年,强制,狗血。

 

00

“大哥…大哥……哥哥……”小孩子的哀求夹着抽泣隐隐传来,客厅尽头厚重的实木大门紧闭,“放我出去好不好……求求你……”

“我知道错了……我不会……不会乱跑……”

“放我出去……求求你……”

“求求你了……大哥……”

明楼在门前驻足了一会,沉默半晌,推开了门,他笔直地走向房间中央的大床,坐在了床边,心平气和地看着床上小小的身体隐没在雪白的被子里,和那条伸出来的细细的锁链,“阿诚啊,大哥来看你了。”

脸色还是不好,白得厉害,眼角却是红的,刚刚哭过。

年龄似乎又变小了。

“今天感觉怎么样?”

“有没有,好好吃饭?”

 

01

明楼看到病床上了无生气的青年时,首席向导的愤怒在一瞬间冲击了整个病房,黑王蛇暴起直立,随房的医生一个踉跄,几乎想跪下来,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明先生,不要担心……明诚现在昏迷,其实是好事……”

“他的精神域受到了很大冲击,这是身体做出保护的主动沉睡。等到修复完毕,自然就会醒过来。”

“哦,”明楼竟然笑了,“那依你看,他什么时候能修复完呢?”

黑王蛇转过巨大的蛇头,冲着医生吐信子。

“这个……”医生又开始冒汗。

明楼别过视线,在床边坐下,释放一丝精神力探入明诚的精神域。医生站在一边等着,过了一会,他觉得不对劲了,原本作为感查情况的精神触角在转了一圈后并没有收回来,明楼的渗透一点点深入,已经到最深层的地步了。

简直是要强行挤入对方的大脑。

这种行为是极不妥的。特别是对于明诚这种还没有进行连接的哨兵。一个向导完全侵入一个哨兵大脑的后果是不可估计又极其危险的,向来只有缔结连接的哨向搭档,在彼此全身心信任,身体和精神都向对方打开,才可以进行这种几乎等同于侵占整个人思想的精神对接。否则,向导单方面的强行碾压,哨兵的精神激烈抵抗,带来的伤害都是双方的。

况且明诚现在身体状况非常差,这种强行入侵带来的伤害是摧毁性的。

但明楼是首席向导。他的精神掌控力是绝对的。他想进一个哨兵的脑子,谁能拦得住他?

黑王蛇悄无声息地游弋过来,绕着医生滑了一圈,左右晃着蛇身,医生立马抬腿扶着墙就出去了。

跑到楼下才敢回头。

早就听说这俩人不和,可这也太不拿当人看。

真是要命啊。摊上这么一家子,这个明诚真是倒八辈子血霉了。

 

 

 

 

明楼闭上眼,整个人沉入明诚的精神世界。

过程很顺利,仅受到的一些微弱的抵抗也被明楼摧枯拉朽地镇压下去。有可能是阿诚感受到是他,所以开放了进口,也有可能是他伤的太重,连最基本的深层防卫意识也严重损坏。

他睁开眼时,已经站在了明家的客厅,深棕的楼梯扶手延伸到二楼,小哨兵就在楼上那个房间。

虽然虚弱破损,但比较稳定。明楼一边走着楼梯,一边在心里对阿诚现在的精神域下了判断。至于人就不好说了,精神世界破破烂烂的,比起很久前的那次被打回少年时期的状态还要糟糕。

推开门,小床上的小孩子闻声转过身来,果然,明楼叹了口气,有些没辙地坐在床边。也不能对着小孩子发火,再说看到这个病怏怏的小孩子,什么火气都消了。

“大哥。”小阿诚腼腆地笑,“让大哥担心了。”

“阿诚啊。”明楼正色,“你这次的行为,下次不能再出现了。”

阿诚认真地点头,认错态度良好。

“你先在这里休养,我会过来给你做精神疏导。”明楼说,“我知道你很想先醒过来,但这种事不能急,好好休息吧。”

阿诚点点头。

明楼把他搭在被子上的手收回去,真的太瘦了,下巴尖尖的,只衬得眼睛又黑又大,脸也白的厉害。好在虽然虚弱,精神还可以,身体也没有受伤。

阿诚低着头,额前的碎发掉下来挡住了眼。

明楼说:“想说什么就说。”

话虽然这样说,可上一次见面时的最后是以滚出去为结尾,说了也没意义。

阿诚抿着嘴,苍白的脸上从颈子开始浮上一层红潮,有些犹豫,又像是小孩子犯了错的不敢,最后还是说出了口:“先生,他还好吗?”

明楼一震,一股从进门就隐隐感到的不对劲再次漫上心头。

阿诚温柔羞涩地笑起来,是痴迷又开心的神色,带着小孩子独有的天真,“先生他还好吗?”

“我什么时候,能出去,见见他呀?”

 

 

 ——————————————————————————

精神世界破坏造成的记忆认知偏差,在阿诚这里,大哥 和 先生 是两个人。

你问我为什么,因为大哥之前拒绝了阿诚啊。

 

主要是满足个人  狗血爱情买卖/美满爱情被家长强行拆散/强制小阿诚的恶趣味。


评论(18)
热度(216)

© 草头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