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头丸子

坚韧,清朗,独立,给人以温暖。

【楼诚/向哨AU】囚禁哨兵的正确方法02

向哨AU,现代,哨兵明诚因为执行任务脑子出了问题(不是),家属很崩溃的故事(谁让你一开始不抓紧跟人结婚现在只能划到兄弟家属了吧科科)。


私设:精神世界的本体投影受身体状况影响,受伤会幼化,身体和心智都是。



02

明楼牵着阿诚的手在明公馆花园小路上散步。

“大哥,我今天可以出去了吗?”

“不行。”明楼回答,“刚从床上下来,好好呆着。”

阿诚一听头就垂下去了,迈着两条小细腿认命地跟在大哥后面。在明楼刚进来的时候,他确实情况很糟,精神投影出来的身体弱小又消瘦,像只幼猫裹着被子缩在床上,虚弱地坐都坐不起来。可明楼是首席向导,在他的精神修补下,不到一天阿诚已经可以下床了,精神也好了很多,就像他现在被明楼拉着出来运动复健。

大哥真的好厉害呀。

阿诚想着。果然是首席向导。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哨兵才能和大哥连接。

想了想又想到先生。先生估计是比不过大哥的,不过他俩连接后也不见得比人差。连接后的哨向搭档战斗力是呈几何倍数增长的,适配度越高效果越好,连接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双A搭档甚至可以在战场上做到一边倒式的碾压。他经过这次任务应该可以评到A+级了,到时候和先生缔结连接,说不定连大哥都打不过他们。

毕竟我和先生是100%的适配度呀。

阿诚有些得意地想。全然忘记大哥这个S级向导如果找到,不用100%,只要95%以上适配度搭档会是个怎样可怕的对手。想着想着就觉得好想先生啊,如果当时连接就好了,也不至于现在还要麻烦大哥。虽然大哥的能力很强,但精神世界破成这样,就算是大哥来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这样一想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好久都见不到先生。越想情绪越低落。他现在精神投影倒退成小孩子,心理上也是一副小孩子心性,一会高兴一会难过的,站在旁边的向导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精神波动,立时伸出精神触角阻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别想那么多。好好休息。”

这种程度的思虑对于他现在的身体来说负担太重了。阿诚打了个哈欠,困得有点站不住,很明显明楼刚才的“休息”暗示在下达的一瞬间起了作用。睡着的前一秒,阿诚还迷迷糊糊地想,大哥可真厉害,暗示都下的这么稳准狠,果然不愧是S级向导,有气度,能包容。这样的话,有大哥来帮他精神重建,也许,他是不是就能早一点出去了?

也就能,早一点,见到先生了。

 

 

明楼接住软软倒下的小孩,手穿过膝弯把人打横抱起来,就这么一路走回去。明公馆比起他刚进来那会亮堂了不少,东西也多了,总算是有了人气,当然都是向导的功劳。到了客厅,他把人轻轻放下,阿诚无知无觉地靠在沙发上,头微微偏过去,露出小孩柔白纤细的颈子,是个完全不设防的暴露弱点的姿势。

明楼在他旁边坐下,进入了意识海。

 

阿诚的记忆出了问题。

表面正常的哨兵,看似稳定的精神域,都不是真相。明诚的深层意识海是扭曲的。

明楼在第一次进入时就隐隐感到了这种怪异感。但明诚的精神世界很平稳,明公馆除了破败一点并没有其他异状。他也就放任自己相信了。但明诚在后面的对话打破了这一切。他在那里毫无自觉地问先生,就在那一瞬间,他立刻就下定决心深入意识海。

这次的深入意识海证实了他的判断。意识海是混沌的,表面一派平静,底下却是汹涌的漩涡逆流。那都是错误的记忆,扭曲的意识,很明显是精神域受到冲击的后遗症。这往往会造成精神世界的崩溃,哨兵的狂化,但阿诚的情况又很特殊,他扭曲的意识被强大的精神力控制住了,顺着一个怪异的走向向上构筑,堪堪支撑住了精神世界,就像下粱歪了上梁还很正,使得虽然破损,却没有崩溃。

明楼站在精神图景中间,千丝万缕的游光在他面前铺展,他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是“先生”的方向——

 

“大哥!”
“你干什么!”

 

变故陡生,原本昏睡的人突然醒了。哨兵在自己向导受到威胁的一瞬间警醒过来。他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向导。一个入侵者。一个要抹杀自己记忆的人。特别那是哨兵和认定的向导的记忆。阿诚有些混乱,他不明白,大哥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大哥是敌人吗?做了这种事肯定是敌人了,可那是大哥……所以大哥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最终哨兵对自己向导本能的保护站了上风,他一把推开人,跌跌撞撞地从沙发下去,向门外冲去。

明楼坐在原处没有动,精神世界抗拒着他,他现在已经被判为入侵者。

阿诚扶着墙喘气,他的体力其实并没有恢复多少,这种程度的运动给他精神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可他还是咬牙往前跑。门出现在眼前,他跑过去拉开,却顿住了。

门外是冰冷的墙面。

一堵墙封死了出口。

猛地回头,大哥站在路的尽头,他已经过来了。

阿诚转过来,试着释放精神力破开这道禁制,墙不为所动,并不承认这个主人。

阿诚掐了一下自己,爬上了柜子。

 

 

明楼不紧不慢地走过来,看着门上方凭空出现的窗户,和站在柜子上面的小孩,有些无奈地说:“阿诚,下来。”

另外开了一个出口,本事还挺多。

阿诚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去,脸上露出茫然的神情,他心里也在反复交战,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他还有点弄不清状况,只知道保护自己的向导,下意识地做出防卫举措。现在大哥一喊他又有点动摇,况且窗户开得太高了,他现在一个小胳膊细腿的一米五不由得担心自己会不会摔死。

现实生活中成了植物人,也是没办法和先生连接的。

不过大哥应该能把他救过来。

想什么啊,大哥现在是敌人。

敌人?大哥怎么会是敌人?

那为什么大哥要清除关于先生的记忆?

也说不定……是看错了。

明楼脸色一沉,“阿诚,下来。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阿诚低头抿着嘴,还是不说话。

明楼放柔了语气,“只是一个小检查,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还想不想早点出去了?”

他伸出手,“赶紧下来。”

阿诚乖乖回握,想借着力跳下来,冷不防被拽了一下,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往前倒——

正好被明楼接了个满怀。

一阵天旋地转,阿诚抬眼就看见自家大哥那张大脸,和镜片后的眼里满是得逞的笑意。

他撇嘴,“大哥,惯会作弄我。”

 

 

明楼坐在床边,阿诚已经睡熟了。

好不容易好了一点的脸色,今天作了这么一出,又回去了。

意识海更加混乱狂暴,连带着上层的精神世界都动荡脆弱起来。所幸经过疏导已经渐渐平稳。

可那部分扭曲的记忆还是留在那里。

 

“我喜欢先生。”

 

“我也喜欢你。”

 

这就是支撑着哨兵从冲击到混乱崩溃的边缘勉力拼建起支离破碎摇摇欲坠的精神世界的记忆。

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我喜欢先生。”

“你怎么敢?”

 


第一种方案,失败了。


——————————————————————————————

“我喜欢先生”这一句来自  喵星人太太 的《诉衷情》

大家一定要去B站上看啊真的好甜! 


评论(25)
热度(154)

© 草头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